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7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機遇見暴風雪,JFK機場驚魂記【文/李是慰】

準時在桃園機場DELTA航空櫃台辦理登機,這架航班飛往東京、紐約採用同一個航班號碼,但要在東京落地改搭另一架飛機。登機門前人山人海,也許台灣學校在放寒假,出國旅行的國人變多了,不以為意。到了東京,明明才下午三、四點,天色陰沉,很不喜歡。改搭另一架飛機,飛機慢慢駛離空橋,我才發覺不對勁,經濟艙旅客只有幾隻小貓。我坐在中間三連位,只有我一人不說,前面四排完全沒人。我暗自竊喜,等一下可以橫躺睡覺。機長突然宣布,紐約正在下雪,到達紐約前可能改降其他機場,但會盡最大努力在紐約平安降落。

隔著走道,有一位來自台灣的女生,後來聽她說要去紐約打工。她也橫躺著睡,醒來時就拿著紐約旅行導覽翻閱。我要在紐約轉機去巴西聖保羅,不可能進紐約市區,瞄了一眼「大都會博物館」,我也瞇起眼睛橫躺睡覺養神。經過12小時飛行,飛機降落前一個小時,機長再次宣布,紐約JFK機場因風雪關閉,可能改降底特律機場,但仍會盡最大努力要求塔台放行在紐約降落。


這架DELTA航班在JFK機場平安落地,乘客報以熱烈掌聲感謝,但機長也宣布紐約公共交通暫停營運,轉機旅客請洽航空公司櫃台。下機前,我提醒那位台灣女生打開小窗子,「你看,外面正在下雪」,她才恍然大悟,既驚又喜,很久不見漂亮的銀白世界。她可能不太常出國,又沒跟團,就拉著行李箱跟在我後面,辦理通關驗照手續。我要彎去轉機櫃台,就跟她道別了,一路上她一直連絡不上來接機的友人。

傍晚五點,轉機櫃台大排長龍,電視牆上一長串的「取消班機」更令我怵目驚心,前面旅客幾乎都拎著行李自行離開,航班停飛不辦理托運。輪到我了,我告知櫃台小姐要轉機飛往巴西聖保羅,再轉巴拉圭。她直接就說班機取消了,查看一下電腦,又說「李先生,星期四才有您的機位」,我說「今天才星期一ㄟ」。我請她幫忙查詢一下別的航空公司,能否經由亞特蘭大、邁阿密飛往巴西聖保羅。她很認真的幫我查詢,我也耐心的等,她正在幫我洽詢AA、TAM。

一個小時後,我尿急去上廁所,行李放在櫃台前請她照顧一下。我從廁所出來,她也憋不住了來上廁所。她告訴我「機票開好了,星期六的」,我走去櫃台,代班人員說「星期四的機位,別人搶走了,星期六的還有」,我說「好吧!」,總之能回去就好,晚幾天沒關係,學校還沒開學。我也拎著大小行李箱各一,黯然離開櫃台,先找張椅子休息一下。我去買了大杯咖啡,取暖又解渴。一路上只穿著Crocs拖鞋,沒帶任何鞋子,趕忙從行李內找出最厚的一雙襪子穿上,在台北京站買的羽絨衣也派上用場,我的嚴冬來了。

老毛病又犯了,邊喝熱咖啡,邊拿手機出來上網,在FB、Line更新動態,向親友求救。住在紐約的同學,除夕跨年前過境紐約時,她在FB留言「竟然過她家門而不入」。我馬上利用FB私訊求救,但很久沒有回音,我開始找在機場的旅館櫃台,結果房間爆滿。此時台北已經天亮了,Line的叮咚聲叫醒了幾位淺睡的同學,有人提供了紐約同學的住家和手機電話。我如獲至寶,但手機內沒有美國SIM卡不能用,推著行李繞了兩圈都找不到公用電話。我馬上回神,想到找航空公司櫃台職班人員借手機,他直接把公務電話借我讓我撥,我第一次撥就接通了,跟同學講上話,感動的快哭了。

我在電話裡請同學代訂住家附近的旅館,我隨後搭計程車就到,同學熱情回覆,直接來她家裡住即可,家裡正好有空房間。我答應了,請她將住家地址用Line傳給我,同時我馬上去排隊等計程車。野雞車招呼我,我說還在等朋友家的地址。兩分鐘後,Line出現同學家的地址,我頂著冷風走出機場,踩著薄雪,趕緊搭上車奔向目的地長島小鎮(約台北、新竹的距離)。計程車司機沒聽過那裡,應該是我發音不對,用GPS搜尋才找到,此時已經八點半了。風雪越晚越大,計程車要提前收班了,很幸運,有好心司機願意載我。

車子從高速公路交流道下去,已經九點五十,州政府宣布晚上十點封路,我差一點又被困在路上。計程車在附近的巷弄裡繞來繞去,終於找到了同學家,風雪夜同學站在門口親自迎接。我付了計程車資,扛著行李,走過十公分高的雪地,終於踏進了同學家門。同學親自下廚,端上熱騰騰的手工水餃和貢丸湯,眼淚差一點奪眶而出,今晚只差一點就要睡在機場。我邊吃水餃,邊看電視新聞紐約暴風雪,同學忙上忙下,整理房間換床單棉被,我得救了。

第二天,才星期二,早上屋外還吹著暴風雪。我在房間上網,開始規劃如何在紐約度過漫長的五天(度假),才有後來幾天在FB上給人暗罵的曼哈頓三日遊,玩得太爽。下午,雪停了,跟男主人和千金一起鏟雪掃雪,清出車道。穿著同學借我的滑雪夾克,滑雪手套,還有尺寸剛好的全新球鞋,躺在雪地裡打滾,享受北國才有的玩雪樂趣,早就忘了這場風雪讓我暫時回不了巴拉圭。

第六天,終於星期六了。傍晚要搭飛機,早上不去曼哈頓玩了,跟同學吃了一頓豐盛的美式早餐,再去附近購物中心逛街。我選了一套床組棉被,感謝同學的盛情款待,也替下一位不速之客預作準備。隔天(二月一日)中午,順利平安回到巴拉圭,亞松森以最熱情的 歡迎我回家。用灼熱的陽光,療癒我在布魯克林大橋上的風寒。這趟意外之旅,在親友的祝福聲中,劃下完美句點。

感謝主,讓我在遇上危機時,學會仰望主,沈著應變,化險為夷,凡事必有祂的美意。感謝紐約同學的熱情接待,台北同學的線上即時支援,跟同學有約,明年台大三十重聚。還要感謝機場櫃台的值班人員,好心的計程車司機(拉丁裔),我在車上用西語跟他聊了幾句。這幾年雖然人在拉丁美洲,但因兒女學校之故,三不五時還要經常操練英語,讓我可以從容應付。最後一句,萬事互相效力,讓愛 神的人得益處。感謝主。(2015/02/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