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西聖保羅地鐵出槌_Metro trains and metaphors: Quietly in the dark

記者在寫這篇新聞稿時,所搭乘的地鐵列車剛好卡在聖保羅市區Se和Anhangabau兩個地鐵站之間的隧道內,原因是電力供應不穩。這種情況在全球地鐵系統不算罕見,同樣一件事情可以因公司反應得宜而順利解決——或反應不及而導致民怨。
 

地鐵列車先是停靠在Se車站不走了,接著駕駛員承認延遲開車,但沒解釋發生了什麼事。半小時後,他宣布將繼續以「低速」行駛,乘客們鼓掌叫好。列車慢慢向前滑動,走了三百公尺進入隧道,低速行駛的理由變得明顯︰人們,也許是另一輛列車的乘客,在車廂外朝反方向高興地走著。
 

然後列車停了下來,關掉了空調系統,燈光也變微弱。可以理解地,有些乘客開始鼓躁不安,設法打開車門魚貫下車。這時候擴音系統發出刺耳聲音,不准乘客離開列車。但至於這些動彈不得的通勤族應該怎麼辦?完全沒有提到。
 

更奇怪的是,有一半以上的乘客仍乖乖地待在車廂內耐心等待解決辦法。沉默是巴西人民一種與眾不同的特質,但這並不代表他們的耐性不會耗盡。的確,數百萬巴西人民去年六月在全國各地發起抗議走上街頭——受到聖保羅公車票價提議上漲(而服務品質並未隨之提高)的激怒。但這些抗議活動因為稀少罕見而格外受到注目。
 

當時或許只是湊巧,這趟可怕的列車旅行正好發生在進行關於巴西在一九八O年代末和一九九O年代初採取惹人爭議的手段平息惡性通膨之專訪後的第二天。在用盡了常見療法(如:刪減開支和調漲利率)之後,接連上台的政府採用了非正統的新措施。其中包括凍結物價和工資,甚至針對銀行提款設定未對外公布的上限。這意指為了購買新屋而脫售舊屋的房東,有一天竟會發現自己缺錢換屋(底限以上的任何存款被迫轉存至中央銀行)。結果,心力交瘁甚至喪命或自殺的故事層出不窮。
 

在很多西方國家——當然也包括記者的祖國波蘭——政府類似的激烈手段會助長官逼民反。可是在巴西不會,巴西公民只是咬緊牙關極力忍耐。巴西百姓融合尊重、服從和信任的古怪特質,地鐵列車上發生的狀況讓這些特質很自然地湧上他們心頭。最後負責巡查的官員出現,帶領我們走出了黑暗的靜謐。(但尼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