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西的快閃:青少年只想出風頭_Brazil's rolezinhos: The kids are all right

商場老板和店家有充分理由要防範這批青少年蜂擁而至,過去幾次快閃活動曾釀成偷竊搶劫。里約熱內盧的兩家購物中心在元月十九日甚至停止營業,先發制人以阻止預先計畫的快閃活動。西方媒體將其取名「快閃」(flash mobs),但大部分不會以類似Itaquera地鐵商場發生的混亂收場︰「快閃」一詞的真正意義更接近於「小型戶外活動」(little outing)。而且,外界指稱這些「快閃族」是階級捍衛者或厭倦於巴西境內種族歧視的貧民窟住戶,這種說法非常離譜。「他們的口號不是『紓解壓力!』」曾經執導一部快閃活動紀錄片的Renato Barreiros表示,「而是『更多Adidas球衣球鞋!』」。
 

快閃活動的特色是「消磨時間、耍酷、買高檔品、交朋友」,來自聖保羅西區Capao Redondo貧民窟的十七歲青少年Vinicius Andrade解釋。Vinicius Andrade細數聖保羅迄今舉行的十八次快閃活動,他每次都參加,還協辦了幾次活動,邀請自己的八萬九千名Facebook臉友加入。他的十五歲小女友Yasmin Oliveira是在快閃活動認識的,她在社交網站上有九萬四千多名粉絲。Yasmin Oliveiraro表示,購物商場是舉辦快閃活動的好地點,因為比較安全——這在高犯罪率的城市是重要考慮因素。
 

適合孩子的其他公眾集會地點真的很少,尤其在比較落後貧窮的郊區,FGA管理學院的Gustavo Fernandes表示。(Gustavo跟女友求婚的地點不在公共場所,而在Itaquera地鐵商場)。聖保羅主要幹道Avenida Paulista,街上擺設單人長條凳。Itaquera和相鄰的八個地區是廿三萬名15至24歲青少年的活動場所,這裡共有十二個文化中心;六萬五千名青少年在市中心有卅三處集會場地可以選擇。
 

除了空調系統外,購物商場也提供了其他開放空間無法給予的某些東西︰地位。穿著名牌的潮衫和百慕達短褲在本地商場的周遭閒逛,戴著棒球小帽配上一副價值四百黑奧(一百七十美元)的太陽眼鏡。Vinicius Andrade承認,每個月要花費八百至一千黑奧買衣服和其他配件,這些錢大多數是他在當地Adventist教堂擔任助手賺來的。Yasmin Oliveiraro的花費差不多一半,完全仰賴單親媽媽Maria Silva的心情好壞給零用錢。
 

聖保羅Itaquera地鐵商場的顧客,僅百分之八月收入超過2,780黑奧。有些「快閃族」藉由轉賣過時的舊衣給更窮的鄰居,來支撐自己華而不實的生活方式。研究聖保羅周遭地區年輕人消費行為的牛津大學人類學教授Rosana Pinheiro Machado,注意到貧民窟內竟有蓬勃的二手衣市場,他們不屑穿仿冒品。
 

當地購物商場內的店家——這些「快閃族」喜歡挑選距離市中心比較遠,又比較高檔的購物商場——對於這些青少年聚會愛恨交織。一方面,誠如Itaquera購物商場內「快閃」服裝專賣店Hot Water的銷售助理Lucas Martins表示,這些青少年都是出手大方的客戶︰「他們用現金一次付清,一出手就是兩、三千黑奧」。另一方面,這群青少年人數太多反而會嚇跑其他客戶。
 

政府當局其實也不敢大意。去年六月,聖保羅出現示威遊行反對公車票價提案上漲,結果演變成二十年來全國最大規模的抗議,一百座城市上百萬群眾走上街頭,他們仍然記憶猶新。
 

在幾座城市,包括反種族歧視的倡議者和黑衫軍(習慣到處破壞公物的蒙面人)等社運團體,已經稱為疑似「快閃」。更多活動是預先計畫的,正如不同團體希望利用這種現象突顯自己的目標。同時,Vinicius和Yasmin兩人也正在準備下一次小型戶外活動,二月八日在聖保羅Shopping Aricanduva大型商城。不見不散。(李是慰)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