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ercosur:巴西與EU簽署貿易協定_EU-Mercosur trade talks: Strategic patience runs out

假若成功,將會有助於停滯的歐洲增加出口而重新成長,並且為生產效率高的Mercosur農場主人開放新市場。假若失敗,歐洲人民將支付更高價格購買食品,而南美最大經濟體巴西也將在全球化的邊緣日益萎靡不振。此外,Mercosur近年來因支持左派政治言論而忽視貿易自由化,甚至將更進一步退化至兩大區塊毫不相關。
 

歐盟和Mercosur之間的貿易談判始於2000年。讓WTO多哈回合談判陷入僵局的類似議題,也同樣讓雙方談判掉入泥沼︰歐盟國家不願意讓向來受寵保護的農場主人去面對競爭,而南美國家也想保護本土工業免於優質產品進口。但是隨時變動的相互算計又將雙方帶回到談判桌上。
 

對於巴西新興中產階級的製造業者而言,歐洲現在是他們的新市場。歐盟採取樽節(austerity)政策後使農民補貼更無法承擔︰雖然最近實施改革已經刪減補貼,但補貼數字每年仍高達五百億歐元(七百億美元)。另一方面,食品價格下跌也讓政治人物更加擔憂將出現生活水準下降的選舉結果。
 

Mercosur再次對於雙方協定產生興趣,部分原因是現有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已經屆滿。今年一月,Mercosur所有國家(巴拉圭除外)喪失了歐盟給予開發中國家的優惠進口權,因為這些國家現在被認為太富有,根本不需要它。但至少在巴西,各種態度上的轉變朝向深化雙方貿易往來前進,全國工業總會的Carlos Abijaodi表示。直到最近,巴西商人仍認為他們擁有龐大、受到保護的國內市場,意謂著他們不與國外往來一樣可以獲利賺錢。但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已經顯示,即使課徵嚴苛的關稅也無法擺脫競爭,即使足夠便宜。「他們已經了解,無法再保護自己免於全球化。」
 

即使聖保羅工業總會(FIESP),長久以來一直提倡以提高關稅和擴大補貼促進本土工業化,現在也改變了觀點。一份最近的政策白皮書呼籲,不僅要與歐盟,更要與美國簽署貿易協定。過去曾參與Mercosur創建,現在擔任FIESP顧問的前外交官巴博薩(Rubens Barbosa)表示,假若巴西政府利用簡化公文流程和減稅並改善基礎設施來解決存在已久的「巴西高成本」(custo Brasil)弊病,巴西工業才有辦法站在相同立足點上與國外競爭。
 

巴博薩譴責Mercosur無法說服目前在阿根廷和巴西執政的左派領導人推動對外貿易談判,他們完全不認同自由化,認為貿易是一種政治而非經濟手段。過去十三年,世貿組織簽署了超過三百五十多項貿易協定,但Mercosur僅簽署了四項,分別與秘魯、埃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大型區域談判,例如歐盟和美國之間的談判,提出將全球分割成幾個貿易板塊的前景,但遺漏了Mercosur。
 

阿根廷似乎老神在在,坐壁上觀。在克莉絲蒂娜總統執政期間,阿根廷已轉變成更傾向保護主義,甚至對抗Mercosur貿易夥伴。巴西食品、皮鞋和成衣出口商已經習慣他們的產品在邊界遭遇攔截,並因外匯管制而出現付款延宕。巴西產品外銷阿根廷的金額前(2012)年大跌了兩成一,去(2013)年稍微反彈回升了一點。但巴西政府對其古怪鄰居採取「戰略性容忍」作法,暫時還不想小題大作。
 

巴西這次下定決心要與歐盟達成貿易協定,可能引發了最後攤牌。跟巴拉圭、烏拉圭聯手,巴西已準備好了「優惠清單」(offer list),詳列出願意納入這項協定的商品和服務;還準備開放參與國內投資和競標政府採購案。一位了解這項協定的官員表示,曾在2010年同意一項目標,包括九成以上進口商品在巴西被視為「福音」看待。
 

反觀阿根廷準備的商品貿易清單卻乏善可陳,政府故意放慢腳步開放服務業、投資和競標政府採購。巴西催促阿根廷一月底的截止期限將屆。官員表示,假若阿根廷不願開放,巴西同意討論一個雙速的解決辦法,讓阿根廷徹底邊緣化。即使「戰略性容忍」也有其限度。(但尼斯)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