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西通膨的噩夢又回來了_Inflation in Brazil: The bugbear of Brazil

最致命的是,一月十二日政府統計機關宣布去年十二月通膨率高達百分之O點九二,十年來每月升高幅度最大的一次。這樣一來將去年通膨率推高至百分之五點九一,高於市場預期。通膨大幅攀升促使中央銀行在一月十五日調高基本利率,未如市場分析師預測上漲四分之一個百分點(一碼),反而上漲半個百分點,來到百分之十點五。
 

通貨膨脹是巴西人民的噩夢。經濟代價非常明確︰高通膨打擊努力應付開支的窮人,以及因利率上漲而負債的中產階級。但這也是一個政治議題。大多數成年人回想起一九九O年代初的高通膨時代,當時店家每天早上要調整一次標價,下午還要再改一次。
 

中央銀行行長Alexandre Tombini立即歸咎原因,美元過於強勢及原物料價格太高。去年十一月,國營石油公司Petrobras重新調整油價是原因之一。但商店販售的食品卻越來越貴,甚至當批發價下跌時。經濟學者也指出貸款太過容易、勞力市場緊繃但欠缺生產力,以及公共支出太過浪費。
 

羅瑟芙總統一直盡力讓物價維持低檔。前(2012)年巴西政府曾經一口氣將燃料稅歸零,到現在仍然維持。去年政府又壓制公車票價(原本提案漲價,後來情勢逆轉,引發去年六月的全國大規模抗議)、降低印花稅,而去年十月通過的飲料稅調漲也將延後實施。國營電力公司調降電價一成六,這是二十年來最大比例的降幅,《聖保羅州報》估計政府去(2013)年補貼了兩百九十億黑奧(一百二十億美元)。
 

假若欠缺這些補救措施,Nomura投資銀行的Tony Volpon表示,恐怕通膨幾乎理所當然地早已超越中央銀行的百分之六點五上限。政府管制物價的商品上漲了百分之一點五,未管制物價的商品更是大漲百分之七點三。這個差距不會持續太久。假若政府不讓國營企業調整他們的定價,Tony Volpon警告,這些企業將走向破產倒閉。政府也不可能為了扶持這些國企,讓已經脆弱的政府財政雪上加霜。
 

結果,這些補救措施還是無法協助政府履行阻止通膨超過百分之五點八四(2012年創下的)高點的承諾。而且這些措施只留給羅瑟芙很小空間,去吸收今年潛在的價格波動。聖保羅大學的Hernon do Carmo認為通膨很可能衝破中央銀行的目標範圍。Tony Volpon認為,基本利率會在今年秋天達到百分之十點七五。由於物價走高,基本利率也逐漸接近羅瑟芙在2011年初就職的原點——後來在橫跨2012-13年的六個月期間曾跌至創下歷史新低的百分之七點二五——選民投票的一瞬間可能非常掙扎。
 

即使羅瑟芙在今年秋天的總統大選仍然最受外界看好,但物價攀升可能波及工黨在國會和地方州長改選的選情。反對黨政治人物正在摩拳擦掌。出身中間派巴西社民主黨(PSDB)的參議院副議長Alvario Dias告訴《聖保羅州報》,通貨膨脹會給選舉帶來陰影。「對於尋求連任的執政黨而言,成也通膨,敗也通膨」。(但尼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