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西:世界杯遇上總統大選_Brazil's big year: Kick-off approaches

最近有些團體企圖捲土重來,但只吸引了數百人參加示威。去年六月民眾抗議後,工黨出身的羅瑟芙總統聲望曾一度下跌,現在已經反彈回升。去年十一月的民調,顯示今年十月總統大選的選民投票意向,羅瑟芙支持率達到四成七,兩位可能對手的支持率相加只有三成。
 

即使如此,這場選戰仍然勝負預料。同一份民調發現,若未特別指定,三分之二選民希望巴西下一任總統進行全盤的政策變革。這份民調顯示,去年六月的抗議幽靈依然存活——假若出現更強勢的替代人選,羅瑟芙的部分支持者可能隨時倒戈。政論分析師表示,很多巴西選民的投票策略是投給最有希望的勝選者,可能是任何一位,意指民調領先的挑戰者可以迅速取得絕對優勢。
 

羅瑟芙可能面對的兩位對手都還未全力投入競選。巴西社民黨(PSDB)的內維斯(Aecio Neves)因涉嫌行賄證據確鑿,以及聖保羅州精華地段公共工程議約價格過高而形象受損。另外一位,伯南布哥州州長康波斯(Eduardo Campos)正在與可能的競選搭檔席爾瓦(Marina Silva)研商競選大計,出身環保運動的席爾瓦在錯失建立自己政黨的最後期限後,加入了康波斯領導的巴西社會黨。
 

巴西經濟為兩位候選人提供了抨擊時政的主軸。自從2011年羅瑟芙就職後,經濟成長軟弱無力。失業率仍低,而且直到最近,所得收入增加一直比通貨膨脹快。但創造就業和提高工資現在已經冷卻,但物價仍節節上揚。政府財政已經惡化——而且不打算在大選年進行修補。
 

社交網站上瘋狂轉貼一本充滿諷刺的年曆,將2014年描繪成又是成長下降的一年,除了從耶誕節橫跨整個暑假至三月的嘉年華狂歡外,又要因巴西主辦世界杯足球賽再停頓三個月。這份年曆顯示,今年五月全國投入賽前準備,六月比賽正式開踢,而七月又要瘋狂慶祝——也可能是舉國同哀,這只是猜測。足球迷大肆購買啤酒、球衣和新電視,勉強可以活絡比賽期間的經濟活動。主辦城市為了讓各地球迷順利進入球場,比賽日當天政府和學校宣布停班停課,避免當地居民占用已經塞車的道路。
 

世界杯足球賽也帶給現任官員其他的風險。去年六月,遊行示威與聯合會杯(今年世界杯的正式彩排)正巧撞期。藉由突出花費昂貴的新球場與品質低劣的公共基礎設施之間的明顯對比,這個時間點又添加了抗議者的怒火,並提供機會讓全世界經由電視看到他們承受的委屈。巴西人民熱愛足球和民族自豪感不可能讓街頭抗議在世界杯期間重演。但是「黑衫軍」——身穿黑衣、戴著頭巾和面具,行蹤飄忽、群龍無首的年輕人,想盡辦法要挑釁警察——可沒有這樣的掛慮。
 

聖保羅聯邦大學的Esther Solano曾經訪談一群自稱「黑衫軍」。無一例外,她表示,他們的目標就是要破壞世界杯比賽。警方正設法藉由分享情報並監控有關抗議的網站,避免惡夢成真。但是這群黑衫軍毫無組織,警察想要成功防堵幾乎不太可能。
 

羅瑟芙的另一項風險是,世界杯比賽的場館至少有一處可能必須被取消。這將會是極大的難堪,因為全部十二座球場的比賽門票已經開始銷售。雖然按原計畫全部比賽場地現在都應該完工,但其中六座場館因現金收支、罷工和意外事故而一再耽擱。去年十一月聖保羅新球場發生吊車斷裂造成工人喪命,這裡預定要舉行開幕戰,已經沒有再拖延的餘地。
 

儘管發生這些尷尬糗事,羅瑟芙還是一樣無可挑剔。嘉惠一千四百萬窮苦家庭的家庭津貼(Bolsa Familia)計畫受惠者,比其他巴西百姓更有可能挺她到底。去年五月謠傳這項津貼將被取消,貧困的東北部城鎮幾乎釀成騷動暴亂,展現了這群選民的規模和力量。羅瑟芙總統參與的其他政策,例如引進古巴醫生去艱苦地區行醫,相較於菁英階層,一般群眾也給予很高評價。儘管巴西百姓渴望改革,但挑戰者必須說服選民,萬一他們其中一人當選,很多津貼計畫仍會持續推動。(但尼斯)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