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西央行終於上修基本利率_Inflation in Brazil: Behind the curve

四月十日官方公布的數字顯示,巴西的通膨問題不只出現在蔬果沙拉。去年物價上漲百分之六點六,超過了中央銀行百分之四點五目標值上下兩個百分點的容忍範圍。今年三月,常用於計算通膨指數的商品項目超過三分之二出現了價格上漲。現在,這個笑柄似乎已經刺激了中央銀行採取行動。四月十七日,中央銀行宣布上修基本利率一碼到達百分之七點五。市場人士預期,基本利率在今年底之前會達到百分之八點五。
 

這次遲來的基本利率上修來得正是時候,巴西經濟在去年停滯成長後一直無法重獲動力。新的職缺越來越少,工業產量和經濟活動指數(普遍被視為GDP成長的領先指標)雙雙在今年一月上升後又在二月下跌。主要商品零售額更出現幾乎十年來首次下跌,由於國內消費曾讓巴西遠離2012經濟衰退,目前這個現象尤其令人憂心。
 

中央銀行長期維持基本利率不變,理由之一是黑奧幣值走貶和食品價格攀高等暫時性壓力加劇了通貨膨脹。央行認為,一旦這些暫時性壓力消失,物價上漲可能會自然變得溫和。中央銀行或許也一直拭目以待,財政部是否會信守承諾減免電價、食品、家電產品和汽車的銷售稅。
 

現在更多權威經濟學者覺得,他們預測工資、租金、專業收費等其他項目會自動配合通貨膨脹進行調整(過去巴西超高通膨時代留下的傳統)得到了證實,物價震盪引起更大經濟範圍出現波動。至於減稅,似乎已經刺激了需求,反而推高了價格。
 

遲來的利率上修說明,中央銀行承認自己需要重拾失去的市場信任。前(2011)年八月即使當時通貨膨脹已高達百分之七點一,中央銀行一意孤行調降利率引起市場質疑——之後即使通貨膨脹仍高於目標值,依然堅持調降利率。巴西總統羅瑟芙一直宣傳,低利率是她政府的一大「勝利」。在中央銀行召開貨幣政策會議之前幾天,財政部長Guido Mantega表示,現在解決通膨問題不像以前一樣需要猛藥了。
 

許多分析師得出結論,巴西政府為支撐疲軟的國內經濟而迫使中央銀行維持低利率。野村證券發現了前(2011)年七月通膨預期值與隨後利率調整之間的變化關係。野村證券表示,從那時起,中央銀行似乎以一個心照不宣的目標(通膨率在百分之五點五至六點五之間)調整基本利率,而不是官方所說的百分之四點五。
 

正如這些番茄笑話顯示,巴西老百姓仍留心通貨膨脹。一個無法阻止通膨的政府可以預見會在投票箱前付出代價,尤其是來自於對物價上漲特別敏感的窮人。一項次要指數顯示,低收入者對於通膨的感受要比一般民眾來得強烈,這點更令巴西政府擔憂。貨幣政策通常要花六至九個月才會發揮功效。假若政府決定在2014年總統大選起跑前減輕通膨痛苦,未來施加中央銀行的壓力將會有增無減。(但尼斯)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