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225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巴西亞馬遜:興建Belo Monte大壩的是非對錯_Dams in the Amazon: The rights and wrongs of Belo Monte

關於Belo Monte大壩的一切都是特大的。從預算兩百九十億黑奧(相當於一百四十四億美元)到土方工程——相當於挖掘巴拿馬運河的土壤岩石——甚至興建大壩引起的爭議。2008年在最近城鎮Altamira的公聽會上,政府工程師當場以印地安人大砍刀自刎。2010年,法院下令揚言不惜停止這項工程的招標案。私人企業競標者在開標前一週全面退出。當國營企業和退休基金Norte Energia集團贏得招標案離開會場時,抗議者帶來三噸重的豬糞丟擲他們。
 

從那時起,興建工程曾兩度因法律纏訟而短暫停止。環保人士和印地安人經常行抗議,反興建Belo Monte大壩組織Xingu Vivo在其Altamira辦公室展示世界各地支持者的留言。好萊塢製片卡梅隆(James Cameron)也加入,將巴西大壩興建者比喻成代表作之一《阿凡達》的反派角色。
 

但參訪辦公室和Belo Monte大壩後,現在看來已無法停工而環境衝擊也較反對人士所稱小了很多。這項工程已經催生了巴西錯綜複雜的土地規劃與環境法規。Norte Energia又廣邀巴西幾家大型營造商共同加入集團,預期在2019年完工。在攔截河床水流的臨時圍堰保護下,工人正在挖掘長達二十公里的水渠,將河水引進最大發電廠的位址,數十台挖掘機正在那裡向下開挖七十公尺的岩層。
 

水力發電廠的迫切需求》

隨著上千萬巴西百姓脫離貧困,未來十年巴西必須每年增加約6,000百萬瓦發電量,才能滿足需求產生121,000百萬瓦的發電量。巴西還有許多其他選項,除了外海天然氣和石油的巨大藏量外,巴西具有全球世界第三大水力發電潛能(僅次於中國、俄羅斯),而太陽能和風力發電或許也排在全球前三名。全球最大的甘蔗產量提供了甘蔗渣,這種含高纖的殘渣可以成為高壓鍋爐的燃料。巴西可能也擁有頁岩氣。「巴西很幸運:擁有許多選項去擴大電力供應」,Acende Brasil能源研究中心的Claudio Sales表示,「但這些只是選項,他們需要趕快做決定。」
 

世界各國也在密切關注這些選項。巴西計畫與南美其他六國共同興建大壩,或提供興建水力發電廠的貸款。亞、非國家也逐漸重視水力發電,世界銀行等放款銀行再次洞燭先機。
 

巴西能源部已經根據可用性、價格、可再生性及巴西是否掌握必要技術,將不同來源的能源進行分級,計畫暨發展次長Altino Ventura表示。水力發電排名第一,風力和生物(主要是甘蔗渣)居次。為了分散風險,巴西決定水力發電產生五成供電量,風力和生物產生三成,其餘大部分由天然氣產生。
 

巴西電力供應八成來自水力發電——遠超過其他國家,但仍有三分之二的水力發電潛能尚未開發。問題是其中大部分都潛藏在亞馬遜盆地尚未開發的河川上。四十八座計畫興建的大壩,其中三十座位在雨林區內。這些大壩包括馬德拉河上幾乎竣工的Jirau大壩和Santo Antonio大壩,這兩座大壩將會增加6,600百萬瓦發電量。但是,其中最大的Belo Monte大壩已成為反壩運動的主要箭靶。
 

反對者表示大壩只是看起來划算,因為低估了對於當地的衝擊和河川其他用途的價值——例如捕魚、河運和生物多樣性——都未列入計算。他們承認水力發電是低碳,但擔心熱帶地區的水庫會釋出大量沼氣,一種更具破壞性的溫室氣體。
 

全球各地在二十世紀興建了數千座大壩,其中一些就是災難:巴西位於瑪瑙斯的Balbina水壩建於一九八O年代,為了微不足道的250百萬瓦發電量淹沒了兩千四百平方公里的雨林。那座巨大且水面停滯的水庫簡直成了「沼氣工廠」,位於瑪瑙斯的國家亞馬遜研究中心Philip Fearnside表示。若以產生的比例計算,這座水庫釋出的溫室氣體甚至還遠高於效能最差的煤炭工廠。
 

然而,許多大壩確實值得興建(但失敗的水壩很少收到公平賠償)。巴西軍政府在一九七O年代興建的伊泰普大壩,破壞了一些全球最美麗的瀑布,淹沒一千三百五十平方公里土地,並迫使一萬戶家庭遷移。但現在伊泰普大壩供應巴西一成七和巴拉圭七成三的電力。伊泰普大壩非常高效率,產生的電力能源比(規模更大的)山峽大壩更多。
 

巴西尚未開發的水力發電潛能約180,000百萬瓦左右,其中約80,000百萬瓦位於保護區內,主要在原住民領地,這些地方還沒有開發計畫。巴西政府希望在2030年之前使用剩餘的100,000百萬瓦大部分,Altino Ventura表示。但這樣一來會低估社會和環境成本,他堅稱。新壩將利用「河川奔流」設計,避免圍成大型水庫,並依賴河水自然流動帶動渦輪機發電。這些新壩不會淹沒任何印地安保護地。
 

這些設計觀念首先運用在Belo Monte大壩。一九七O年代,巴西軍政府就夢想在Xingu河上先後興建五座水壩和大水庫,藉由遷居數萬名居民和淹沒一萬八千平方公里土地(包括印地安保護地在內),產生20,000百萬瓦發電量。總而言之,為了圍成水庫計畫淹沒百分之二的雨林。
 

隨著巴西再民主化,政府下令重新思考。Xingu河新計畫只包括在Volta Grande興建一座大壩,河川在當地一百四十公里內陡降九十三公尺——亞馬遜河的最大落差。帶動渦輪機發電的河水大多經由新運河(從Pimental到最大發電廠)流經河流的渠道段,而非經由水庫。
 

這項施工法增加了二十多億黑奧的建興成本,但避免淹沒印地安保護地。根據施工集團的Henrique di Lello Filho,Belo Monte大壩將只淹沒五百平方公里土地,主要在運河區域。這塊區域在一九七O年代就曾因興建橫貫亞馬遜高速公路(Transamazon Highway)而遭大面積伐林。沼氣排放量也會減至最少。僅兩百名印地安人將(因捕魚範圍縮小)直接受到影響。
 

對於Altamira的社運人士和一些當地印地安人來說,這些努力還是不夠。他們反對這項工程衝擊城鎮日常生活,當地人口已膨脹至十萬,提高租金和帶給醫療和學校壓力。Xingu Vivo聲稱,Pimental的圍堰已經讓下方的河水改道流入死魚的積水池;這樣一來船無法通行,魚梯也發揮不了作用。(李是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