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拉美貿易:太平洋聯盟vs.南方共同市場_Latin American geoeconomics: A continental divide

根據智利財政部長Felipe Larrain,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是「現階段拉丁美洲正在進行最令人振奮的事情」。有些非會員國也如此想。哥斯大黎加和巴拿馬想要加入;加拿大總理哈柏(Stephen Harper)和西班牙總理拉霍伊(Mariano Rajoy)已經表示,他們將以觀察員身分參加卡利會議。
 

在令人振奮的事情背後,太平洋聯盟確實是一項腳踏實地的商業交易,而不是拉美高峰會愛打高空的高談闊論。左派政府在南美洲大多數國家執政,他們雖然有數不清的區域統合談判,但能夠落實的卻少之又少。區域內部貿易僅占中南美洲貿易總額的兩成七,相較之下,歐盟內部貿易占歐盟貿易總額的六成三,而亞洲內部貿易占亞洲貿易總額的五成二。
 

太平洋聯盟可望改變這個事實。秘魯前外交部長Jose Antonio Garcia Belaunde表示,「這要奠基於經貿上的密切關係,而不是地理上的接近」,他曾在2011年協助創立太平洋聯盟。「是要與可以建立經貿上密切關係的國家進行統合。」
 

太平洋聯盟四個創始會員國皆是崇尚自由市場和大致上快速成長的經濟體,他們已經擁抱了全球化,相互簽署區域貿易協定,而與亞洲的經貿往來也日趨擴大。這些國家的GDP總值約兩兆美元——占拉美總值的三成五,比起區域巨人巴西不遑多讓。
 

這些會員國的私人企業在設定整個聯盟的優先政策過程扮演重大角色。智利、哥倫比亞和秘魯的證券交易所已經合併成單一的區域證券交易中心。談判官員正努力簡化邊界檢查手續並統一各國法令規章,例如商標法。他們也依據彼此現有的貿易協定,在協調商品來源地的法規談判上取得進展——貨物內容包含多少當地成分一定享有免關稅待遇。「他們正試圖解決區域貿易協定的義大利麵碗(即商品來源地)問題」,美洲開發銀行的Antoni Estevadeordal表示。這個「受到管制的聚合運作」可以成為全球其他地區的典範,他補充表示。
 

 開放式區域主義》

太平洋聯盟象徵了重回「開放式區域主義」的原則——這個想法曾在一九九O年代盛行拉丁美洲,假若與建立更深化的區域市場相搭配,開放與全球進行貿易將更具優勢,以取得規模經濟。這個想法也就是1991年建立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的背後理論,最初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四國組成。
 

但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期間,在這些國家執政的左派政府已經將Mercosur改頭換面。根據巴西前外交部長Luiz Felipe Lampreia,「今天Mercosur幾乎完全是一個政治陣線」,加上「內部經常盛行與Mercosur成立宗旨背道而馳的保護主義」。
 

這個說法在去年由其明顯,當其他會員國中止巴拉圭會員資格(因國會彈劾左派總統)同時准許當時仍由查維茲執政的委內瑞拉加入。在巴西的支持下,查維茲領導的反美ALBA集團大多數會員正被Mercosur吸收接納。五月九日,巴西總統羅瑟芙歡迎查維茲欽定的接班人(上個月剛以些微差距險勝當選總統的)馬杜洛到訪,並肯定兩國之間的「戰略夥伴關係」。巴西也設法拉攏古巴,本月份古巴派遣六千名醫生前往巴西看診。
 

巴西的兩大區域夥伴(阿根廷、委內瑞拉)成長趨緩,政府控制經濟,而且他們的政策與專制獨裁相去不遠。這些因素造成他們的市場成了巴西營造公司的囊中物,而巴西出口商更大舉傾銷在其他地方不具競爭力的產品。去年巴西從委內瑞拉賺取四十億美元貿易順差。
 

在更廣闊的全球貿易上,Mercosur僅與以色列、埃及和巴勒斯坦簽署區域貿易協定。阿根廷一直再拖延與歐盟達成貿易協定,這項談判從1999年就已開始。巴西的賭注一直押在多哈回合世界貿易談判。當巴西外交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本月份當選世貿組織(WTO)秘書長,巴西全國上下雀躍萬分。但很多經貿專家認為多哈回合談判幾乎奄奄一息,而WTO也越來越無足輕重。實際上,貿易政策不是羅瑟芙政府的「優先目標」,前經貿官員Welber Barral表示,羅瑟芙政府「非常在意國內市場」。
 

這個立場提醒了巴西反對黨和其中一部分商人,他們擔憂巴西已經自我切斷了製造業產品的全球價值鏈。「除非巴西要彌補失去的時光並重新擬定貿易談判策略,否則將在全球貿易和投資的真實世界更為孤立」,巴西前駐美大使(現任聖保羅工業總會顧問)Rubens Barbosa最近撰文指出。
 

那個真實的世界,正是太平洋聯盟渴望爭取更吃重角色的世界。但連結中國和鄰邦的那種區域供應鏈幾乎不可能存在拉丁美洲,只有少數生意尚可生存,例如部分紡織品。墨西哥已經與美國建立這些連結,但未與南方鄰國建立。建立這些連結必須克服遙遠的距離︰Tijuana(墨西哥北部)與Punta Arenas(智利最南端)之間的距離,差不多等於Shetland Islands(蘇格蘭)距離南非開普敦一樣遠。而且運輸連接乏善可陳。美洲開發銀行的Antoni Estevadeordal將太平洋聯盟視為開發「實質統合硬體」的誘因,例如港口和其他運輸系統。
 

雖然成立時間還短,但太平洋聯盟已經證明是外交行銷的閃亮一環,現在必須增加實質內容。假若Mercosur也如此做,可能會發現自己很難與太平洋國家的發展競賽並駕齊驅。兩大陣營的南美國家堅持表示他們不是敵人,而是朋友。雖然如此,比賽已經開始。由於曾帶給整個南美利益的原物料榮景一去不返,未來經濟成長必須取決於生產力、投資和效率。太平洋聯盟有望達成這些目標。(李是慰)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