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TO兩位新官掌握多哈回合命運_World trade: Fresh blood

五月二日,美國白宮宣布提名目前負責國際經濟事務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弗洛曼(Michael Froman,如圖)擔任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今年二月發表國情咨文時,提及要將貿易列入第二任期的優先政策,看起來似乎要將重責大任交付給這位提名人選。貼身顧問弗洛曼未來將擔任總統的耳目,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談判代表。
 

弗洛曼曾出手協助挽回與南韓的自由貿易協定,這是歐巴馬在第一任期內少有的貿易成就之一。身為歐巴馬總統參加G20和G8國家集團會議的「雪巴」(首席談判代表),弗洛曼與歐亞國家領導人建立了深厚關係,事實證明這在爾虞我詐的談判過程對於建立區域貿易協定至關重要。歐巴馬總統可以藉由來自國會的「促進貿易授權」在未來幾個月推動這項提名,這將保證貿易協定在國會參、眾議院免修正的順利表決通過。令人鼓舞的是,弗洛曼的提名案一直受到兩黨議員和商業團體的歡迎。
 




假若提名案順利通過,弗洛曼未來將會與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一起走上談判桌。五月八日,世貿組織(WTO)官員推舉阿澤維多(現任巴西派駐WTO大使)為新任秘書長,WTO大會在五月十四日通過他的人事案。阿澤維多在角逐秘書長過程擊敗了Herminio Blanco(墨西哥籍),外界認為Herminio Blanco得到了美國和歐洲的大力支持。
 

各國推選阿澤維多擔任WTO秘書長頗令人玩味。巴西在自由化議題上經常扮演阻礙者而非推動者的角色。阿澤維多在競選過程試圖將候選人的看法與背景國家的觀點加以區別。可是新興市場支持阿澤維多角逐秘書長一職,部分原因似乎可能是為了共用利益。
 

這樣一來可能會給全球貿易談判帶來麻煩。新興市場欠缺一個協調一致的貿易集團,但他們可能會找到共同目標。至於富裕國家,他們參與《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定》(TTIP)和《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興趣,部分動機是希望能繞過中國(中國不參加這兩項協定);已開發國家非常希望在制定國際貿易規則的過程可以盡量擺脫中國的影響力,但中國仍有辦法左右。而且,美國也會採取更多強力措施,確保在全球貿易談判攫取更多想要的利益——包括歐洲在農產品貿易,以及制定服務業和資訊科技貿易的規則上讓步——無論多哈回合談判是否恢復。
 

部分人士希望區域貿易協定能夠重新催生多哈回合談判,而口才便給的阿澤維多也承諾要挽救多哈回合。今年十二月在印尼峇里島舉行的下屆WTO大型會議上,阿澤維多或許會取得一些進展。但是,阿澤維多的勝出可能也造成分裂,讓多邊貿易談判過程更加困難。(李是慰)

From the print edition: Finance and economic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