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1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西吸食古柯鹼人口上升_Drugs in Brazil: Cracking up

聖保羅的Cracolandia是巴西第一個,也是目前最大的毒癮者集中區,約有兩千名毒癮者聚居。但大多數巴西城市目前都有類似地區。最近研究報告估計,巴西全國吸食古柯鹼人口多達一百萬至一百二十萬之譜,高居全球第一。過去二十年,由於美國吸毒者改成吸食合成迷幻藥,古柯葉種植國——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和秘魯——的販毒者被迫找尋新市場。巴西與上述三國共享綿長且管制鬆散的邊界。巴西經濟繁榮確保了吸毒者綿綿不絕,而在煉獄般監牢內壯大的幫派分子更掌控著毒品銷售通路。
 

有些市政府曾利用「以暴制暴」戰術對抗古柯鹼蔓延——但效果比抓人去關相去不遠,監獄人滿為患比起十年前增加了一倍多。去年警方在聖保羅採取代號「身心俱疲」(Dor e Sofrimento)的短暫攻堅行動迫使毒癮者四處逃竄。這次行動反而使他們在市中心蹣跚閒逛,後續的唯一結果就是擴大了他們的勢力範圍。
 

聖保羅市府官員仍姿態強硬,今年初承諾由法官強迫毒癮者送醫戒毒才略為放鬆。這個辦法很受歡迎,但市政府忽略了兩項因素,很多人不符合送醫戒毒的需求,以及戒毒中心太過偏遠。毒癮者的絕望親戚許多曾來到可以俯瞰Parque da Luz公園的戒毒中心CRATOD探視,甚至不得不在外面豎立一個大帳篷接待他們。最近一次探訪遇見最悲哀的場景不是病患等待體檢、心理諮商、藝術療法和體能訓練,而是空手而來尋求協助讓自己染上毒癮的孩子可以離家更近的母親被趕出門外。她們不可能找到更近的戒毒中心︰聖保羅的貧困郊區甚少有公共設施。
 

居住在CRATOD附近者發現,將濫用古柯鹼者立即關進大牢的承諾最後證明是一個妄想。實際上,巴西在十年以前強制拘留毒癮者就已經合法,但也只能短暫拘留,而且必須醫生認定那些病患會造成立即嚴重的危險。雖然設立CRATOD無法改變這些法令規章,但全天候待命的法官可以加速判決那些罕見的情況。今年前來CRATOD戒毒者五分之四是當日門診病患,可以自由進出。幾乎所有住院的戒毒者都是自願前來的。
 

中途退出治療的比例偏高是古柯鹼戒毒病患的一大隱憂,如此一來可能改採強制拘留。但戒毒中心主任Alfredo Toscano表示,根據巴西和其他國家的經驗,他們一旦釋放後經常又走回原來的吸毒老路。對很多戒毒者來說,門診治療是最佳的長期辦法︰療程結束後,他們必須試圖建立沒有毒品的生活。駐診牙科醫生正在證明帶給CRATOD走完療程的病患很大幫助︰吸食古柯鹼的高熱和酸性會破壞毒癮者的牙床。戒毒中心員工報告,病患希望重建笑容將有助於他們找到工作甚或女友。
 

戒毒中心的駐地警察將探訪大街上吸毒者的任務,移交給醫療人員和來自教堂和慈善團體的志工。「警方的工作是在打擊毒品買賣、保護醫療和社工人員,以及維護治安。」去年才上任替代強硬派作風的聖保羅州政府公安廳長Fernando Vieira表示,「這也是巴西各地第一次採取類似的統整協調方式。」
 

甚至有些Cracolandia的守法居民正在試圖勸說聖保羅市府這次嚴打古柯鹼的行動已經失敗。他們想要在一塊荒廢土地上興建一座戒毒醫院。這樣一來當地就不會跟以前一樣對毒癮者具有吸引力,當地社團負責人Paula Ribas表示。她表示,「這裡除了戒毒,任何計畫都註定失敗」。(但尼斯)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