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2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阿根廷暴民在耶誕前夕搶劫超市_Argentina: The enemy within

這次搶劫行動之前,已經連續數月出現反對克莉絲蒂娜總統(Cristina Fernandez)政府的零星抗議。全國各地工會(長期以來一直是她隸屬的裴倫黨堅定支持者)抱怨通貨膨脹正在吞食工資收入,非官方的統計數字顯示在去年十一月之前十二個月內通貨膨脹率高達二成六。運輸業、銀行和醫院已面臨罷工。中產階級因犯罪率上升和外匯管制而怒氣沖天。根據民調機構Poliarquia,克莉絲蒂娜總統的支持率已經從一年前的六成九,一路下跌至目前的三成九。
 

所有這一切顯示部分阿根廷選民已經開始思考克莉絲蒂娜女士可能勉強會在2015年完成總統任期,或者至少將會在今年十月的國會改選喪失現有的過半數席次優勢。但是她手上仍擁有幾項資產。她將收回過去強制移轉給省政府的自由支配掌控權。她還握有外交籌碼——本週她又再次挑起了與英國關於福克蘭群島(Malvinas)的口水戰。克莉絲蒂娜政府也掌控媒體。去年克莉絲蒂娜進行了超過五十次全國電視直播,所有頻道必須中斷正常節目而插播,而這些插播依法僅限於「非常嚴重、例外的狀況」。官方廣告的金錢誘惑(2011年價值一億八千六百萬美元)已經馴服了大部分媒體。
 

但克莉絲蒂娜總統的最大優勢竟是軟弱無能且四分五裂的反對勢力,分裂成二十多個黨派,民調顯示這些黨派加起來的支持度仍不敵克莉絲蒂娜。當阿根廷經濟2001年崩盤時曾經一度執政的激進公民聯盟(UCR,裴倫黨的傳統對手)早已破敗不堪。克莉絲蒂娜在前(2011)年贏得連任時,激進公民聯盟的候選人只囊括一成一選票。其他反對力量——包括社會黨、中間派公民聯盟,以及首都布京市長Mauricio Macri領導的保守派團體PRO——也都無法建立全國性政黨組織。這些黨派在可預見的將來也沒有合併的可能。社會黨領袖Hermes Binner表示,要與保守派團體PRO合併簡直比「混合油水」還難。
 

克莉絲蒂娜的更大威脅還在其他地方。十二月下旬,阿根廷最高法院藉由支持一項拒絕執行新媒體法的行政命令來讓她栽了筋斗。根據新媒體法,官方打算強迫出售Clarin集團擁有的很多有線電視加盟業者,Clarin集團是阿根廷最大的民間媒體集團,也一直是克莉絲蒂娜總統的眼中釘。
 

在一次罕見的公開場合發生爭吵,總統的盟友譴責持不同政見的裴倫黨人士,包括工會領袖Hugo Moyano在內組織暴民搶劫超市,Hugo Moyano也回嗆政府才是搶劫超市背後的始作俑者。即使大多數裴倫黨人暫時為了國會改選而團結一起,但之後克莉絲蒂娜恐怕要變成了跛腳鴨。憲法禁止她在2015年尋求連任第三任期,但她迄今還沒有指定政治接班人。部分阿根廷人認為,克莉絲蒂娜在國會改選後會設法廢除總統的任期限制。官員希望,阿根廷經濟在那之前將會從2012年的谷底反彈復甦。但修改憲法需要國會三分之二的多數同意,去年九月的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阿根廷百姓反對修憲。
 

在克莉絲蒂娜和其亡夫前任總統科什納(Nestor Kirchner)任內,裴倫黨左派勢力抬頭將近十年。越來越多的裴倫黨保守派人士現在意識到出現了轉機。其中之一是科多瓦省省長Jose Manuel De La Sota,另一位是中間派的布省省長Daniel Scioli,他與布京市長Mauricio Macri在工作上的交情匪淺。
 

Daniel Scioli已經表示他將在2015年出馬競選總統,但先決條件是克莉絲蒂娜不會參選。即使克莉絲蒂娜王朝的結束可能指日可待,但她還是一位強有力的幕後推手,擁有龐大的資金來源去扶植或毀滅某一位候選人。換句話說,除非期待的經濟復甦沒有出現,耶誕節前的暴民搶劫只是一個預兆。(李是慰)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