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la, Todo o mundo
關於部落格
英國The Economist週刊 - The Americas中譯文
  • 42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巴西私立大學畢業生暴增_Higher education in Brazil: The mortarboard boom

巴西公立大學的學生,平均來說,白人比例仍然偏高,出身也比一般家庭富有,並且有極大可能是從私立高中畢業。而且他們的學費是由納稅人負擔,大學生的平均學費是小學生的五倍。但營利性私立大學的快速成長,終於開啟了高等教育的大門。 

根據現有的最新統計數據,2010年,巴西約有兩千四百所大學院校,其中僅十分之一是公立的。其他有少部分是公益性質的天主教大學。但四分之三的大學院校還是以營利為目的,其中包括規模最大的五所大學。 

任何一所營利性的私立大學無論聲望和教學資源都遠不及頂尖的公立大學,例如聖保羅大學(如圖),拉丁美洲唯一名列全球前五百名大學排行榜上的明星學校。有些私立大學更是令人質疑文憑品質的學店。但是,世界銀行轄屬機構之一國際金融財團(IFC)的Alexandre Oliveira表示,巴西頂尖大學頒發的合格證書可以能讓初入職場的年輕人獲得雙倍起薪。私立大學院校在消滅貧窮過程扮演的角色,促使IFC在巴西投資成立三所大學:包括Anhanguera和Estacio de S?兩所超大型學府,共擁有六十五萬名學生,以及一所規模較小的Maur?cio de Nassau學院。 

年輕族群人口龐大,大學院校欠缺,加上石油等產業發展需要技術工人,這一切都代表了高等教育的需求將持續增加,Cypress諮詢公司的Carlos Parizotto表示。由於公部門缺乏現金來擴大供應,現階段必須由民間財團來彌補這個缺口。 

巴西政府也承認這一點,於是提供私立大學免稅優惠,回饋這些學校撥出約十分之一的學費全免或減半名額給予來自清寒家庭的學生,自2005年起已有上百萬名學生受惠。今年,三十萬名學生將獲得低利助學貸款。這些做法不但擴大了需求,也有助於提升學生素質(因為受益學生必須達到最低入學門檻)和減少中途輟學率。 

即使如此,仍有一半以上學生在完成學業前辦理休學,主要受限於學費負擔太重、學科基礎太弱,以及課程表排課亂七八糟(大多數課程安排在晚上)。這些因素也讓許多肯用功的學生辦理休學。只要工作和薪資都能維持一定水準,學費負擔就會減輕。但是,假若學校想改善教學品質、減少支出,留住自己的學生並招收更多新生,就必須投資科技和追求規模經濟。 

這樣一來表示私立學校大搬風的現象可能還會持續。過去幾年,資本雄厚的巴西財團,例如在聖保羅股市掛牌上市的Anhanguera、Estacio和Kroton財團,以及美商DeVry和Laureate等外資集團,先後併吞了許多中小企業。但是,其他中小企業可能在併吞過程獲取利潤者也不在少數。得到較多贊助的公立大學,一直在理工科系占盡優勢。公立大學的聲望和(有時)高品質教學也會帶給學生高收入的工作。公立大學收取學費至少會減少補貼富家子女,但這樣卻違反了憲法。

因此,巴西政府正設法採取不同方式來達到社會正義:錄取配額制。今年八月,巴西總統羅瑟芙簽署一項新法,規定在2016年之前,聯邦大學將保留一半名額給予公立高中畢業生。這些名額其中一半必須來自貧困家庭,而且黑人、混血或印地安人的錄取名額必須符合當地人口的結構比例。 

部分公立大學已經存在配額制度:巴西利亞大學自2004年起保留五分之一名額給黑人學生。巴西利亞大學表示,這群黑人學生的成績表現不會明顯比他們的同學差。然而,這並不代表更大規模的計畫也會一樣順利推行。OECD教育專家Andreas Schleicher表示,這些配額是要讓特定族群的最幸運者或成績最優秀者受益,而不是最弱勢者。將配額制度擴及五十九所聯邦大學,並且保留一半名額,代表可能會錄取許多成績較差的學生,他們進大學以後可能會很辛苦。 

聖保羅州立的金邊(Campinas)大學試圖放寬入學窄門,結果發現要讓貧困背景的學生步上正軌學習並不容易。兩年前,金邊大學開始從當地公立高中每年招收一百二十位成績最優秀的學生參加為期兩年的課程輔導計畫,表現傑出的學生可以直接保送大學。「我們有一大群人在協助這些學生,」金邊大學的招生主任Marcelo Knobel表示,「包括社工、助教、其他學生,還提供醫療保險。即使如此,仍有部分學生落後進度太多。」Andreas Schleicher指出,OECD的研究顯示,保證所有年輕人都有公平機會進入最佳大學的最可靠辦法,就是讓他們都可以念不錯的高中。(李是慰)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The Americ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